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“谷雨三朝看牡丹,立夏三朝看芍药”。立夏之后,二十四番花信阑珊,但看花的人却并不会因此寂寞,因为芍药粉墨登场。如果你在四五月间看到那些花瓣呈倒卵形,花盘为浅杯状,喜光耐旱、花色丰富、斑斓绚丽的小仙子,不妨为她驻足,听她为你带来春的余音吧。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花开饯春,一朵定情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又名婪尾春。婪尾,意为酒巡至末座。春末夏初,众花神皆饮罢一巡春光,唯留最后一尊春意沉酣,待芍药殿春而放,痛饮此杯,饯别三春。苏轼写“多谢花工怜寂寞,尚留芍药殿春风”,便道出了红英凋零的寂寞中,这一抹芬芳带给人的宽慰和欣喜。《本草纲目》记载,芍药谐音绰约,美好之义。大概正因其风神绰约,才更叫人有惜花伤春之意,也正因其姿容美好,才配得上为渐远的春光画一完满的句点。
自古送春便与惜别伤离联系在一起,所以那离别的浓情也被凝结在这朵饯春的花上,人们又叫她将离、别离草。事实上,她第一次作为文学形象出现,便承载了将别之人深厚的意绪: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(《诗经·溱洧》),朱熹解读说:“士女相与戏谑,且以芍药为赠,而结恩情之厚也。”相离之时,万般情愫无从诉说,唯有一支芍药,把那牵肠挂肚的不舍、情深不改的坚定、百转千回的缱绻说尽。崔豹《古今注》说“古人相赠以芍药,相招以文无。文无一名当归,芍药一名将离故也。”将离和当归,一说别情,一说归意,无边的意绪都在这自然的风物里了。韩元吉写“多情红药待君看”,元稹写“去时芍药才堪赠,看却残花已度春”,姜夔写“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”。从此,芍药便见证了无数别离的惆怅和爱恋的深情,再难与之分割开了。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不拘庙堂,名士风流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殿春而放,虽让人有惜别伤春的怅惋,但反过来看,这不与群芳争胜,自甘殿后,冲淡豁达的气度,却别有名士之风。
世谓牡丹花王,芍药花相,其实很多人分不清牡丹和芍药,觉得她们形态相似。那么为何芍药却只能屈身为相呢?事实上,最初牡丹籍籍无名,甚至只能依傍芍药的名字,正如木芙蓉依傍芙蓉为名,“牡丹晚出,唐始有闻”,然而这个借着芍药名头为人所知的后来者,却在一场风波之后迅速蹿红——这要从那年武则天冬月游赏后苑说起,她命百花齐开,而牡丹独迟,则天皇帝不悦,将其贬至洛阳。没想到,文人墨客却从牡丹这不到花期绝不绽放的倔强里看出了不畏强权,争相称颂,自此以后,“牡丹始盛,而芍药之艳衰矣。”(王禹偁《芍药诗并序》)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不过,对比牡丹雍容华贵、大气典雅的王者之气,芍药倒也并不是在庙堂之上正襟危坐,称王称帝的品格,拜之为“相”,并非让其终身屈居,只因其既与牡丹相似,进可于花王之侧佐其芬芳,又更多一份无拘无束、随性恣意的风流品性,退亦可处江湖之远,离于宫阙之外,笑傲市井烟火之中。
因此古往今来,那些意气风流的名士,虽吟咏观赏牡丹,却纷纷自甘醉倒在芍药丛中。白居易“醉对数丛红芍药,渴尝一碗绿昌明”;韩愈“丈人庭中开好花,更无凡木争春华。……花前醉倒歌者谁,楚狂小子韩退之”;王禹偁“牡丹落尽正凄凉,红芍开时醉一场”。皆是一样的心醉神迷,意态佯狂。当然,这芍药丛中最动人的一醉当属《红楼梦》里,那出经典的“憨湘云醉眠芍药裀”,她“香梦沉酣,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,满头脸衣襟上都是红香散乱。手中的扇子落在地上,也半被落花埋了,一群蜜蜂蝴蝶闹嚷嚷地围着,又用香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。”蜂飞蝶舞,落红成阵,只有一人,悠然醉卧,这是何等唯美而风流的意境,比之前朝那些大诗人们的狂态,这袅娜动人的花瓣和酡颜醉后的少女相映成趣,更加娇憨可爱。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
花开时节动申城
文章来源:武汉茂松景观
版权链接:芍药:殿春含情,风流沉醉
版权声明:若非注明,本文皆由武汉茂松景观原创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单位和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!
插图版权:文中插图搜集于网络,仅为良好的用户体验整理编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益请立即告知!
正文到此结束

热门推荐